shrlyc

【维勇】《不死的俄罗斯人》小日常

酒爵__百崖:

《不死的俄罗斯人》小日常


 


ABO世界观,画风清奇的双A,我喜欢信息素。


黑帮AU


虚拟城市乔瑟兰,画风大概和民风淳朴的哥谭市差不多。


前教父现顾问维克托×现任教父胜生勇利


前情提要:系列1
=======================


1


有一个特别烦的boss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想把办公室中全部的东西都扔到那个光滑洁净的脑门上。


 


有两个特别烦的boss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尤拉奇卡小先生表示,分家吧!!!


 


2


正如上面提到的,尤里最近觉得,他还是应该带人出去另立门户。


曾经他以为,让自己忍受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之后他以为,让他接受胜生勇利的上位堪称天方夜谭。


而当他已经良好的适应了以上两件事后。


他迎来了被太上皇与现任教父共同使唤的日子。


尤里觉得他应该为乔瑟兰的暗杀事业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作为经历了两任教父轮替的人,尤里·普利赛提认为,纵观整个乔瑟兰市乃至全球市场,他们大概找不出比现在坐在教父位置上的那两个玩应儿更烦人的存在。


 


那两个人能有点黑帮的基本职业操守吗?


 


3


“我们是正经合法的生意人,有些规则不是我们需要去遵守的。”维克托翻阅着手上的文件,然后在尤里快要不耐烦的时候,顺着桌面扔回给他:“找到他,杀了他。”


尤里瞪圆了眼睛:“哈?”你还记得你自己前一秒钟说自己是正经生意人的话吗!?


没有管那份被扔回来的文件,尤里皱起的眉头足以夹死蚊子:“这是一笔大生意,如果完成的话我们接下来一年的资金都不用再去另费周折。”


“不不不不不,我要纠正一点亲爱的尤里奥,就算没有他们,‘雅努斯’接下来一年的资金同样不需要另费周折。”将自己陷在宽大的真皮座椅中,银发的俄罗斯人冲着金发青年竖起了食指轻轻晃动着:“我们不需要他的生意。”


“找到他,杀了他。这是你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尤里奥。”


“你真的还知道你自己是做什么的吗!?”尤里一掌拍在了办公桌的文件上,发出了一声差点震掉相框的巨响。


“如果你不信任我的决策的话,你可以去询问其他人的意见。”维克托摊开手,冰蓝的瞳仁中闪动着揶揄与冰冷的色彩:“我记得,现任的教父并不是我。”


“直接跑来咨询我的意见,我也是很难办啊。”


 


4


据当天的值班保镖反应,抓着文件从顾问办公室中冲出来的普利赛提先生差点将那扇做工昂贵的实木大门提前送厂返修。


 


5


尤里带着满身的怒气冲进门时,‘雅努斯’的现任教父正像往常一样站在便于狙击掉他那条小命的落地窗前发呆,余晖下的黑色衬衣将他整个人都染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年轻的Alpha那充满着攻击性与躁动意味的信息素在极短的时间内填满了整个房间,发呆的黑发男人拉回了自己跑远的神智,释放出了平日里被收拢在体内的信息素围绕在周身,冲淡了那份令人不适的攻击性十足的气味。


“是出什么事情了吗?”胜生勇利慢条斯理的在落地窗前转过身,看向了站在门口没有动作的青年:“你的信息素闻上去非常愤怒,尤里奥。”


被点名的尤里大步上前,将手里的文件递到了亚裔男人的眼前。


“我记得我说过,家族的文件全部都交给维克托来处理。”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勇利仍然接过了尤里手上的那几页薄纸。


“但是显然有人不希望现任教父当一个安静的吉祥物。”尤里翻了个白眼:“维克托那秃子竟然还威胁我!他威胁我!他以为我想去找他吗!?也不知道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会希望主动去看他那个油光锃亮和打了高光一样的脑门!”


“维克托最近只是有点紧张,他没有恶意。”翻看着文件的勇利抬眼看了眼前的青年一眼后,安抚的笑了笑:“你和维克托共事了那么久,应该最了解才对。”


“了解才觉得恶心,他以为你是婴儿吗?!需要他用那种不闻不问任何事情的态度来巩固你在家族中的地位!?”双手抄在胸前的尤里绷着表情,慢慢的收敛着自己有些暴走的信息素:“他以为你在这个位置上呆了几年!?”


“维克托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六年发生了什么,尤里奥你太急躁了。最近家族中的不安分确实让他有些神经过敏,我会尽快处理好。”对于有点暴娇的好友兼下属,勇利只能抱以包容的叹息:“而且事实上,看到他这样的维护我还是挺开心的。”


“……你能像几年前一样含蓄点吗?”


“含蓄不可能帮我拿下现在这个位置。”勇利合上了手上的文件,将它递回到了尤里的手中:“文件我看完了,这笔生意我们不能接。”


“还有,尤里奥。对于这份协议的幕后者。”


他看着金发青年,红棕色的瞳仁中是尤里这几年中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肃杀冷硬。


“找到他,杀了他。”


 


6


普利赛提先生现在只想撕了手上的文件,顺带着撕了维克托和胜生勇利。


 


之后有点敏感,看我


 


10


第二天到办公室复命的尤里看着出现在顾问办公室中,躺在沙发上枕着维克托的腿与对方交谈的‘雅努斯’现任教父,几乎是用了自己生平最大的自制力克制着自己将报告放在茶几上,而不是扔在两个人的脸上。


伸手从茶几上捞起报告的勇利不解的看着青年大步离去的背影。


“尤里奥,你去哪儿?”


“领热心市民奖!”


暴躁的回应夹杂着大力的关门声,勇利与低下头的维克托对视一眼。


“真的有?”黑发男人十分惊讶。


“看来雅科夫在这方面真的是非常慷慨。”维克托煞有介事的点头赞许。


“那你说我们进监狱后雅科夫会不会将我们安排在一间牢房?”


“我认为这个有点难度,我们应该再贿赂他一些。”


“……好吧,明年抓捕整治的力度再大一点。”


 


===========================


想啥写啥,吃枣药丸系列。


ooc我也不管了!!我要放松!放松!放松!!

评论

热度(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