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rlyc

【维勇】The Nikiforov Couple (上) ABO/史密斯夫妇AU

糯米桂花:

设定来源:电影Mr. and Mrs. Smith


大提琴演奏家(狙击手)维克托X舞蹈演员(杀手)勇利


已婚3年,婚姻危机


OOC/私设大量出没


模糊地理背景




一定HE,请放心食用




完整阅读: 




----------------------------




The Nikiforov couple


 


1.


“你好,维克托,最近感觉怎样?”


“你好克里斯,我想…可能不是很好。”


 


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是当地一家心理咨询所的医生,而眼前的Alpha是他最近认识的新客户,状态不太好的那种。


 


“上次咨询之后,您回去有思考过您和您爱人究竟存在哪些问题么?我是指,影响生活的那种。”克里斯翻开档案,上次的咨询不太成功,主要是咨询人对他并不信任,很多事只说一半,这让他很头疼。他希望今天维克托能多讲一些,不然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能帮到他,和他爱人。


 


“是的克里斯,我回去仔细想了想,其实是有的,而且从我们结婚到现在一直存在。”维克托抬起他那双漂亮的眼睛,看上去有点暗淡。


“首先是生活节奏上,我和我爱人都是从事艺术行业的,工作时间不固定。之前我爱人晚上还能很早回来,但是最近,差不多小半年了吧,晚上经常很晚才回来。我有时候一天都吃不到一顿他亲手做的饭……”维克托有点委屈,克里斯在上次咨询时就发现,维克托对自己爱人的手艺非常满意,他本来还觉得那会是一个突破点。


生活节奏不统一会造成很多的问题,比如没有时间沟通,很难发现对方是否遭遇烦心事等等,长年累月很可能会影响家庭生活的稳定性。克里斯在他的咨询本上写上了这一点,并打了一个感叹号。


“然后就是生活习惯,我对生活细节比较关注,喜欢有设计感的东西,毕竟我是学艺术出生的。但是我爱人不一样,他不是很关注这些。之前一条很难看的领带,我和他说过换一条,甚至给他买了新的,但是他从来没打算把那条旧的丢掉,我看到他最近还在带。”维克托的表情从委屈变成了不理解,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看上去很困扰。


“维克托,我想说一句,这类问题很多夫妻都会遇到,它不是大事。”克里斯并没有在本子上记这一点,他只是看出了维克托可能比较偏执,或者对有些东西非常执着。


“是的,你说得对克里斯。我以前也觉得不算什么,但是随着我们最近夫妻感情的开始出现问题,就会经常因这样的小问题闹不愉快,我有些担心……”


“没关系的。”克里斯安抚道,“我觉得你对你爱人的感情还是很深厚的,不然你也不会来找我不是么。”


“是的,我真的很爱他。”维克托露出了今天走进诊所的第一个微笑,“但我最近越来越不确定他是不是依然爱我……”


“怎么说?”


“我们结婚快3年了,我是Alpha,他是Omega,我们感情和睦,也有稳定的收入,我在一年多前就提出希望拥有我们自己的孩子,但是我爱人一直对此,并不感兴趣。”


对是否拥有后代,或者何时拥有后代,一直是很多夫妻家庭矛盾的核心所在。克里斯追问道:“那你有问过他具体原因么?”


“当然。我爱人说他是舞蹈演员,目前在事业的上升期,如果有孩子可能会影响他们剧团目前的剧目和排练安排。而且他觉得我们都太年轻,说想再晚几年。可我已经27岁了,我真的很想在30岁前当爸爸,这样有才能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陪伴下一代。”维克托的表情越发哀伤,叙述时嘴角也耷了下来,看起来有点可怜。


克里斯在笔记本上郑重的写下“孩子问题”,并在前面打了个大大的问号。“那你们后来有进一步沟通过么?”


“当然,我之前经常和他在餐桌上讨论这个问题,但最近,你知道的我们连见面的时间都很少,根本没机会讨论这个问题。”


克里斯推了推眼镜,“那晚上呢?我是指,夜晚夫妻生活的时候。”


维克托勉强的摇了摇头,“不提了,最近我们回家的时间都很晚,有时候我睡着了他还没回来,或者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熟了。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正常的晚间生活了。”


听到这里克里斯又画了一个问号,他觉得他大概知道维克托家里的情况了。


“那最后一个问题,你有什么事,瞒着你爱人么?”


“我想……大概是有的。我想我爱人也有。但是没办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即便是夫夫。”


克里斯观察到维克托在说这段话的时候速度很慢,眼神也有些飘离。他觉得,这可能不是个人隐私那么简单的问题。


 


2.


从诊所出来,维克托感觉好多了。他今天没有工作,准备开车回家。


他和他的爱人自3年前结婚以后,就在附近的街区买了套两层楼的小洋房,带花园的那种。他们夫夫收入都不错,还养了一条贵宾犬,所以房子宽敞点比较适合他们的生活节奏。


维克托把车停到车库,发现他爱人今天也在家休息,一进屋他就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你回来啦!正好,我刚做的苹果派好了,要不要先吃一点?”他结婚3年的爱人,胜生勇利,正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着。


很久没有看到这幅景象的维克托颇为感慨,他觉得今天真的是不错的一天。


 


勇利今天很早就回来了,晚饭非常丰盛。除了他家常备的炸猪排饭和沙拉,还有很多别的维克托喜欢吃的东西,甚至有他之前只提过一次的醉虾。


“感觉我们很久没这么面对面的吃过饭了呢,勇利。”


“是的,我也觉得。”勇利腼腆的笑了,维克托仿佛看见了他们刚认识时候的景象。


 


但可惜,整个晚餐的谈话就此为止了,之后他们没有再找到任何话题。


吃完饭后勇利边起身收拾东西,边对维克托抱歉的说到:“我稍后要出下门,今天相熟的剧团有演出,他们邀请我去了。”


维克托不介意,他已经习惯了。“没事,我等等也要出门,和朋友约好了喝一杯。”


 


维克托转身进了衣帽间,他们夫夫两人东西都比较多,衣帽间是分开的。他小心地关上门,迅速的从衣柜深处取出一个公务包,再从上锁的暗柜里挑了几个金属配件。


做完这一切,他开始慢慢的换起衣服。挑了件黑色衬衫和同系列西裤,今天他心情不错,外套挑了一件浅棕色的风衣。然后配上金属框眼镜和黑色毛呢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维克托觉得还算不错。


 


而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那边的勇利也进了自己的衣帽间,他甚至锁了门。


勇利先是熟练地朝自己身上喷了一点掩盖气息的淡香水,他家Alpha的信息素太霸道,不遮一下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挑了一套紧身黑色皮衣,领口看不出异样的那种,外面披上一件及脚踝的黑色呢大衣作为掩饰,还难得的戴上了手套。


眼镜也被勇利取了下来,然后他用发胶把头发往后抓,露出光洁漂亮的额头。但是眉毛稍微有些杂乱,他还简单的修了修。


 


出门的时候他碰上了维克托,收到了一句“你今晚看起来真不错”的赞美。


勇利笑了笑,回了一句“你也是”。


 


随后各自出门,走上两个相反的方向。


 


3.


 


今天维克托的任务很简单,去酒吧街里找一个他的酒保接头人,接任务的同时把一个妨碍他们酒吧生意的老暴发户干掉。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除了明面上的著名大提琴演奏家身份,实际上也是某业内著名公司的ACE级狙击手,擅长狙击和远程枪械。


这也是没办法的选择,他实在长得太打眼了。


 


“嘿,波波维奇,你好么?”维克托找了个酒吧里的小角落,波波维奇今天的烟熏妆有点浓,维克托一下子还没认出他。


“说实话,不太好。你知道么,我那个准备结婚的女朋友说甩就甩了我,然后疯狂的在SNS上和她的现男友秀恩爱。她不知道这对我是多大的打击么……”说着说着波波维奇居然要哭了,维克托也是拿他没办法。


“别说了,你和我要说的事情是什么?”


“哦对了找你来是正事。”波波维奇从吧台抽屉里抽出一张照片,“具体的公司会给你邮件,别闹出太大动静就好,毕竟是名人,还是个未成年。”


照片上是一张有些熟悉的张扬的脸,尤里·普利赛提,维克托认识他,是他母校音乐学院的学弟,目前音乐表演圈子里最耀眼的新星。


维克托有点疑惑,“为什么是他?”


波波维奇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维克托有些不能接受,他把照片还给了波波维奇,准备出任务去了。


 


而勇利今天则要做一笔大单子。


他的目标是一个研究院的赞助商,对方长期要挟研究院在暗中进行一些不正常实验,最近越发变本加厉,研究院院长忍无可忍,无可奈何下才找了他们公司。


胜生勇利,24岁,著名舞团的新人演员,除了舞蹈表演,他也接一些类似今天这样的大生意。


 


“嗨勇利,你准备好了吗?”从隐形耳返里传出披集欢快的声音,“准备好了就上楼吧,我随时帮你掐监控~”


“当然。”勇利笑了笑,按掉了接收器信号,他已经上了电梯,马上要接受赞助商保镖的安检。


今天他没带任何金属设备,很轻松的就进了房间。


 


年过60的肥胖富商已经洗好了澡,看见勇利进来便急不可耐的凑了上来,“哦,宝贝儿,你终于来了~”


“晚上好西蒙先生。”勇利脱掉了外套,露出了里面黑色的紧身衣,精致的身材线条一览无遗,“在上今晚的正餐前,介意我先把你绑起来么?”


他熟练地从身后抽出一根皮鞭,对眼前的老年人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当然,当然。”老富商近来迷恋黑发男生,今天的小美人尤为对他胃口。


 


可惜他没开心多久,就被人拧断了脖子。


勇利拍了拍手,敲了敲耳返,示意披集准备收工。


“除了我先生,还没人能叫我宝贝儿呢。”勇利踩了一脚眼前的尸体,潇洒的准备回家。


 


维克托很轻松地完成了任务,只不过身上还是擦到了点枪管的硝烟味。他爱人心很细,也很敏感,他决定把今天的外套先拿去干洗店。


但还是被他稍后回家的爱人发现了异样。


 


“维克托,你自己把外套拿去干洗了?”勇利翻着洗衣篮,一脸的无奈,“我说过多少次,没有很脏的外套我可以帮你简单的处理一下,才穿了几个小时就拿去干洗,衣服很快就会折旧的……到时候你又嫌弃了就不穿了。”


“抱歉抱歉。”维克托起身,想起了今天心理医生的建议,从背后抱住了勇利,慢慢的安抚他,“我错啦,下次都交给你,好么?”说完还在对方脸颊偷了个吻。


他爱人很受用,马上就闭嘴不提了。不仅如此,维克托发现他爱人耳朵也红了。


很久没看到这样的情景了,维克托觉得他今晚可能能讨到更多的福利。


他把身体贴近,在爱人发红的耳边轻轻呢喃道:“原谅我,好么?”


 


可惜这天晚上,维克托只得到了爱人的一个短暂的回吻,就以“今天很累了早点睡吧”为由被打发走了。


 


4.


 


“介意谈谈你们当初是怎么遇见的么?”


“当然不。”


克里斯笑了笑,他和勇利很熟悉了,从大概半年前这个有点羞涩的Omega走近他的诊所到现在,他们已经聊了很多话题了。


但是勇利的情况似乎并没有好转,克里斯总觉得他有些事情还是没和他坦白。


 


勇利回忆起他第一次见到维克托的时候,那大概是3年多前。


他因为机缘巧合(其实是出任务)到了维克托的母校,那天学校里正好有演出,他也是在那里见到了维克托。


其实他之前就认识对方了,从网站和各类资讯上,他甚至fo了对方的SNS。


见面之前他就对对方有好感了,而看完现场演出后,他就觉得自己有越陷越深的趋势。


 


听到这里,克里斯好奇地问道:“你有把这些和你爱人提过么?你很早就仰慕他这件事。”


勇利摇了摇头,“我不好意思说这些。其实我现在……有时候还会害怕,这场婚姻就是自己的一场梦……”


 


勇利一直觉得很不可思议,为什么之前他仰望的男神会突然来到他身边。他只记得那天他还在学校礼堂中仰望着的人,没过几天就出现在了他们剧团的排练室门口,穿着整齐的三件套,捧着一束玫瑰,问他能不能一起共进晚餐。勇利觉得大概这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个场景,即便在他见识了维克托生活里的各种迷糊,爱撒娇,小固执,随心所欲等等问题后,他依然会不时回想起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样子。


他是真的,非常喜欢维克托。喜欢到珍惜他的每一种表情,每一个生活里的小细节,喜欢到害怕一切都是自己的妄想。


 


“我觉得你可以和他聊聊这个问题。”克里斯提议,“聊聊他是不是,也曾经很早就见过你,这个问题。”


 


“当然。”今天他们又能一起吃晚饭,这让维克托很满足,“但我害怕我说完小猪猪会生害羞的跑掉呢~”


小猪猪,这个昵称维克托已经很久没叫过了,让勇利不禁有点怀念。“没关系的,我也很想知道。”


出乎意料的,维克托拿出了手机。“那次在学校,演出结束后有一个小型的banquet。我那时候一眼就看到你了,在一个角落里慢慢的喝香槟,边喝还边盯着我看。我一轮招呼打完,你还站在那里。”维克托翻出了一张照片,是那天他从远处偷拍的勇利。


“我就过去和你聊天了,不过你好像喝多了,不仅一股脑的把自己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最后还抱着我邀请我去看你的演出。”维克托温柔的笑了起来,“我当时就想啊,怎么会那么巧,有一个人,有我喜欢的样子,喜欢的脾气,居然连身上信息素的味道我都很喜欢。我从来,没有这样心动过。”


眼前的爱人红了脸,不好意思的回避着自己的视线。但维克托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他趁胜追击到,“可惜勇利都不记得了……过两天我如约来看你,结果就翻脸不认人,我真是好伤心啊……”


维克托边说边走到勇利身旁,把人圈进自己怀里,“不过没关系,他现在已经是我的合法爱人了。”


他轻柔的吻起爱人的唇,对方也慢慢的回应了起来。


他闻到了空气里Omega散出的信息素味道,他知道勇利也动qing了,维克托想今晚他大概可以不用一个人数羊睡了。


 


维克托以为他的婚姻生活会慢慢回到正轨,勇利当时也是这么想的。


那时他们都有自信,在不告诉对方自己另一门营生的情况下,他们依然能和睦而相爱的生活下去。


 


然而就在当天晚上,勇利的一个秘密邮箱里收到了一封邮件,里面同样是一张尤里·普利赛提的照片,和一个勇利从未预想过的任务。




TBC


-------------


突发奇想的脑洞,我最近迷恋这种有张力的CP设定无法自拔T-T


但是这篇更新时间大概会比较随性,争取1-2个长章就结束掉。




桃花期会更的,大家不要害怕啊【逃走



评论

热度(1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