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rlyc

【维勇】温泉奇遇(小甜饼,一发完)

安妮的饺子馅:

借梗《世界奇妙物语·拼桌恋人》。


简介:决赛失利后的胜生勇利回到了故乡。在旅馆温泉里,他遇到里一个奇怪的陌生老人,自称是他来自未来的爱人。




一个外国人,勇利吃惊地想。在如今的经济境况下,“乌托邦胜生”鲜少迎来这样的客人。


勇利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人。他高鼻深目,皮肤白皙,长着一双蓝得惊人的双眸;头顶已有些秃了,脸上满是皱纹,没有留胡子。背因为衰老而有些弯曲,但个头还是比黑发年轻人略高一些。勇利觉得他的脸莫名熟悉得出奇,可就是说不清在哪儿见过他。这真是奇怪,现在早已不是大家还认为“外国人都长得一个样”的时代了。


“早安,勇利!”那个外国老人热情地冲他打招呼。“你来泡温泉了。”


“早安……?”勇利局促不安地抖了抖肩膀。他并不习惯在泡温泉的时候浑身赤裸地和别人说话。但随即他就长大了嘴巴。


“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老人大剌剌地往水里一坐,舒适地叹了一口气。“自己家的温泉确实好……你问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他凑近了不知所措的年轻人。


“因为我是你的爱人啊。”


“欸?!”勇利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下子跳出了水面,跪在岸上,在他模糊的视线范围内瞪着悠哉游哉的外国老人。


老人爽朗地冲他笑了笑。


勇利抹了一把脸,使劲揉了揉眼睛,重新看向他。


可老人却消失了。


勇利环顾四周,偌大的池子里空无一人。“你好?”他试着用英语呼唤道,声音在氤氲的热气间回荡。


“我一定是泡温泉泡晕了。”黑发男人喃喃道。


……


勇利认为自己本该把这件怪事很快抛到脑后。但这场奇怪的温泉对话给他留下了比他想象得更为深刻的印象。他先是向姐姐询问旅馆里有没有新入住的外国客人,得到了否定答复后又马上后悔,在心里责备自己竟然将一个怪梦这样当真——没错,他一定是在温泉里睡着了一小会儿,勇利这样想着。


但直到躺在床上,勇利却仍然在为那个梦辗转反侧。


他的爱人?


胜生勇利已经23岁了,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唯一的一点情感波澜也不过是对青梅竹马的优子的小小憧憬。而这点遐思在她嫁给西郡豪以后就彻底化为了泡影。以前,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训练上,也没怎么和女孩子相处过。恋爱对他来说似乎是件遥不可及的事。一个爱人,还是一个外国同性?那更是想都没想过……


勇利发觉自己的视线挪到了墙上的Victor Nikiforov的海报上,顿时赧然地别过头。自从他在决赛上失利,精神状态就一直不太好。但做梦梦到一个老头自称是自己的爱人,这也太离奇了。


……


第二天早晨,勇利照例到还没有什么人的温泉池里去泡。家里开温泉旅馆就是有这一样好处:你可以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放松。


但当他看到昨天那个老人在原地笑盈盈地等着他,头上还顶着一块毛巾时,就彻底放松不下来了。


“……你在干什么?”蓝眼睛的老人看着他使劲掐自己的脸颊,奇怪地问。


“我要从这个怪梦里醒过来……”勇利含混不清地说着,手指又加了力,把皮肤捏得发白。


老人无奈地垂下眼睛,站起身,走上前将他的脸从折磨中解放出来。


“这不是梦,勇利。”他轻轻地握住他的手。“我确确实实就在这里。”


“可是,你说你是我的……”勇利惶恐地把手抽回来。


那位年长的陌生人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我的确是你的爱人,但不是现在。”他说。“我是来自未来的人。在这个时间,你的时代和我的时代会在这个温泉中短暂地连接在一起。”


“啊……这样吗?”勇利疑惑地向四处望望,仿佛重新认识了这个房间。然后他又看向了这个老人的脸。


“你觉得我太衰老、太难看了吗?”陌生人撅起了嘴,像个小孩似的。“我其实比勇利大不了多少岁呢。”


“不不不!”勇利慌忙摆了摆手,“我只是……不太相信……这种事实在是……我又从没见过您……”


老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随即又委屈地皱起眉头。“唉,勇利不相信我的话,真让人难过……我该怎么让你相信我呢?”


勇利为难地思考了一下。“我来问你几个问题吧?”他说。“如果你是我的恋人,应该会知道。”


老人耸了耸肩。“尽管问好了,”他的脸上恢复了笑容,“我知道你的一切,正如你知道我的一切。”


“那么,我最喜欢吃什么?”


“炸猪排盖饭!但因为勇利是易胖体质,所以每次只有比赛赢了之后才能吃。不过我也最喜欢吃炸猪排盖饭了。”


勇利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如果你还想知道些别的……”老人轻声咳嗽了两声。“……你,胜生勇利,是一名花样滑冰运动员,曾经养过一条名叫小维的贵宾犬。偶像是俄罗斯的花样滑冰运动员,曾荣获花样滑冰大奖赛五连冠的Victor Nikiforov。”


随后他的语气里也染上了点笑意。“你在房间里贴满了他的海报。”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就到这里吧!”勇利满脸通红地阻止了他。“真是不可思议,我没想过,我以后会和一个男人……”


他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吞吞吐吐地问:“我们……很相爱吗?”


话一出口,他就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因为他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是蠢毙了,而且恐怕也相当伤人。


但那位老人并没有介意。相反,他脸上露出了一种令人揪心的无限温柔。“当然了,我们的心灵彼此相依。余生中我们再也不曾分离。”


勇利呆呆地望着他的蓝眼睛,微微喘了一口气。这个外国人的声音极富感染力。有那么一刻他几乎觉得,有这样一个爱人,并且像他描述的那样和他一起走完下半生倒也不失为一件不错的事。


一股热气腾空而起,老人消失无踪,只剩下他一个人在池子中被热水蒸腾得头昏脑热。


……


宽子把炸猪排盖饭放在黑发年轻人的面前,劝他多吃一点。勇利将一块肉放在嘴里,梦幻般地叹了口气。


看着远处为自己忙碌的妈妈,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愧疚之情。在过去的五年中,他忙于各种训练,鲜少再和家乡的人联系。可当他灰头土脸地回来时,他们却以同样的热情和爱去迎接他,就好像他从来不曾因为心理问题在决赛上输得那么难看一般。


他是个差劲的花滑运动员,也是个差劲的儿子。


勇利捂住了自己的脸。


不知为何,他又想起了那位奇怪的老人。


什么人会选择自己这样的家伙呢?


……


“我一开始就想说了,您的日语说得真流利。”勇利把自己的刘海捋到脑后。


老人瞥了一眼他露在外面的额头。“你这么认为就太好啦。”他惬意地仰起头。“没办法,有一个日本爱人,我整个后半生都在不停地训练自己的日语呀。现在总算是经得起考验了。”


“您是哪里人?”勇利问。


老人拂去自己胳膊上的水珠。“我来自俄罗斯。”


“俄罗斯啊……”勇利呢喃着。


“俄罗斯怎么了?”老人问。


勇利摇了摇头。“您知道,我的偶像,Victor Nikiforov也是个俄罗斯人。”


“哦,确实是这样。”老人点点头,然后靠近了他一点。“知道吗,你后来在俄罗斯住了很久,直到那里的天气已经不适合你的关节,我们才回到了长谷津。”


勇利困惑地摸了摸鼻子。“真的吗?”他认为自己并不会长住在喜欢一个特别寒冷的地方。不过,如果离自己的偶像近一点,那也不错。如果他运气足够好,住在离他很近的地方,甚至能天天……


察觉到自己的小心思的勇利尴尬地低下头,觉得自己这样想实在有愧于自己的爱人。


可他未来的爱人却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让我们来说说那个Victor Nikiforov吧。”他说。“你觉得他怎么样?”


勇利不好意思地瞪了他一眼。“你知道他是我的偶像。难道你……嗯,吃醋了?”


老人悠闲地靠在一块大石头上。“不,我完全不吃醋。”他得意洋洋地回答道。“但我想听听你对他的评价,怎样的都行。”


日本青年踟蹰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


“……他总让我吃惊,”他的嗓音中饱含感情,一提到Victor,他就止不住语气中的赞美。“从第一次看见他滑冰的时候开始,就是接连不断的出乎意料。”


蓝眼睛的老人蹲下去,把全身浸泡在水中。“听上去还不错。”他评价道。


“他是最棒的,无论什么时候。”勇利真心实意地说,眼神中带着骄傲和羡慕。“他无可替代。”


老人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望着他。“你也是一位花样滑冰运动员,你应当见过他,面对面的那种。”


勇利的嘴角挂上一丝苦笑。


“我第一次和他同台竞技,就失利垫底了。”他感到一阵鼻子发酸。“我从没真正面对他。在赛后的Banquet上我也没来得及和他说话。”


老人“扑哧”一声笑出来。


“又怎么了!”


老人捂住嘴,浑身颤抖,几乎上气不接下气。“不,一切都很好!”他说着,表情又恢复了严肃。“我记得他向你提出要合影留念,而你拒绝了。”


勇利惊讶地挑起眉毛。“我把这个也告诉你了?真是难为情……我怎么好意思面对他,在我得了那么差的成绩之后?”


老人叹了口气,伸出手,似乎想要摸摸他的头发。手抬到半空,却又落了下来。


“可他会很伤心的。而且,你能够杀入决赛,拥有和他一决高下的资格,他永远都不会轻看你。每个运动员都很了不起。”


“不,我是个很糟糕的运动员。我总是让人失望……”勇利的眼圈泛红。“他身边有太多优秀无匹的选手,他甚至根本不需要注意到我。我……毫无威胁。”


泪水在青年的眼眶中打转。


老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变得柔软起来。


“知道吗?当我们吵架的时候,有时你会哭,之后我就不得不先道歉——我总是拿你的眼泪最没办法了。”


勇利咬住了嘴唇。


“我很抱歉,勇利,我忘了你为这件事很伤心。”老人不停地道歉。“我们聊点开心的事吧。把脸抬起来好吗?我想……多看看你的脸。”


他面前的年轻人终于抬起头,眼睛仍然红红的,脸上还有些湿迹。


“我还以为,勇利会问我一些关于未来的事呢。比如我叫什么名字,或是你和我是怎样相遇的。”老人勉强笑着说。


勇利眨了眨眼睛,甩掉睫毛上的泪珠。“我还是不要知道得好。”他的声音仍有些沙哑。


“为什么?”


“虽然很好奇,但是我想给自己留个悬念。”勇利露出害羞的神色。“天呐,我都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怎样爱上一个人,又是怎样和他生活一辈子的。”


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好吧,我不会透露一个字。”他说。“就给勇利留一个小小的惊喜吧。你总是说,我能出现在你眼前是你一辈子最大的惊喜……”


他低下头,眉眼间带着深深的眷恋和怀念。


“……可能够遇到你也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勇利。你比你自己想象得要好得多。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幸福。”


……


被发到网上的视频的点击率居高不下。勇利抱着手机烦恼地叹了一口气。视频下的评论有好有坏,但他已经不在乎了。反正他的技术是无论如何比不上Victor Nikiforov本人的,即便Victor看到,恐怕也只会一笑置之(看看自己的小肚子,勇利顿觉难堪)。把偶像的节目作为自己滑冰生涯最后的一场演出,这很合适。


坐在五年摆设都没有改变的房间里,勇利意识到,是时候考虑一下以后的出路了。现在花滑梦断,大学毕业,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但他现在对什么事都兴致缺缺,想象不出未来还能把精力放在什么事业上。也许短时间内,他都只能在爸爸妈妈的旅馆里帮帮忙来打发时间了。


上帝啊,还有比他更失败的人吗?


他的思绪忍不住又飘向了他“来自未来的爱人”,而之前一闪而过的那个问题也重新涌上心头:什么人,又是基于什么原因会看上他呢?


……


“我说……我能问一个问题吗?”勇利小心翼翼地发了声。


“勇利想知道什么?”老人俏皮地冲他抛了个媚眼。唉,自己怎么会找了这么个……外国人?


“你当时究竟喜欢我哪点呢?”黑发青年鼓起勇气问。


“这个啊……”老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语带调笑。“勇利有着漂亮的腰身、屁股和大腿。”


“啊?”勇利羞愧万分地用毛巾遮住了脸,一只手伸到水底掐了一把自己肚子上的赘肉。


“而且,你在滑冰时的那种音乐感和表现力简直无与伦比。你以前有一个滑冰的视频被上传到了网上,那真令人印象深刻。”


勇利把毛巾按得更紧,几乎要把自己憋死。“你,你也看到了吗……?”


老人一把把他脸上的毛巾拽下来。“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是个非常优秀的花滑选手。”


“我根本没有那么好。而且我已经不是运动员了,”勇利无奈地说。“我和教练的合同刚刚到期,现在已经退役,以后也不会再滑冰。”


听到这句话,老人忽然激动起来。他猛地起身向前倾,抓住了勇利的胳膊。


“听我说,年轻人。”他语气坚决,“你不能就这样放弃自己,你以后会是个伟大的运动员。”


“我已经退役了!”勇利挣扎道。


“你会是个伟大的运动员,你会创造历史。”老人坚持着。


勇利放弃了和他争辩。好吧,也许他来自未来,比他知道得更多。但那又如何呢?至少现在,他想象不出自己还有回到冰面的任何可能。如果他最后真的头脑发热又拾起了自己的爱好,当下倒不如顺其自然。


“……我还有一些别的问题。”勇利生硬地调转了话头。“我想知道一些关于我们俩的事。”


老人点了点头,松开了他。刚刚的情绪起伏让他有点虚弱,脸色也不大健康。


“这就是我们俩的婚戒吗?”勇利的眼神指向了他左手无名指上那个金色的圆环。它看上去已经显得黯淡,显然是有些年头了。


“是的。”老人转了转那个小玩意儿,用指头轻轻摩挲着他。“一对分期付款的小东西。”


日本青年惊叹地看着那枚样式简单的饰品。“所以,你是怎样向我求婚的?啊……还是不要说比较好……”


“是勇利向我求婚的。”


黑发年轻人咬住了手指。他会向另一个男人求婚?他实在猜不出自己是怎样鼓起那种勇气。不过,这样简单的戒指也像是自己会选择的风格。


“那么,你那时怎样想?”


老人把拳头放在唇边,吻了吻那枚戒指。“我当时高兴得快要晕过去了,只有给你一个拥抱才能从这种狂喜之中解脱。”


“你能喜欢这枚戒指和……我的求婚真是太好了。我想未来的我也一定会牢记那充满意义的一天。”勇利高兴地说。


“……”


“……怎么?”勇利慌了神。


老人的眼中噙满了泪水。泪珠大颗大颗地顺着他眼角的细纹滚落。


“我从没见过勇利那样自私的人……”他哽咽着。


勇利即刻明白了一切。


他靠近了老人,再三犹豫,咬了咬牙,给了他对方一个拥抱。


“勇利……?”老人惊讶得忘记了哭泣。


“请不要为我难过。”勇利在他的耳边小声说。“如果我的未来像你描述的那样美好,那么我不会有任何遗憾。”


“你是个很好的人,我感觉得到。”他脸上的颜色又变得鲜艳起来。“虽然我现在不认识你,但是,将来能够遇到你,并和你相伴走完下半生,我一定也非常幸福。而且……我一定不孤独,在我逝去之前,你一直都陪伴在我身边,对不对?”


“没错!”老人大声说,“我,还有孩子们一直都和你在一起,直到最后一刻……”


“我们还有孩子?”勇利捂住了嘴巴。


老人泪水涟涟地笑了。“是的,而且他们给咱俩惹了很多麻烦,但你一直是个讨人喜欢的好父亲。孩子们爱你,勇利。”


勇利感觉一阵眩晕。天啊,他都开始对未来有点期待了。


“我一定也有让你们抓狂的时候,”他半羞半喜地笑道。“如果以后有什么不当之处,现在提前道歉啦。”


……


勇利独自一人去了冰之城堡,但没有在冰上训练,连冰鞋都没穿。


他静静地站在场地边缘,注视着被冰刀划出道道印痕的冰面,仿佛还能看见Victor或是曾经的自己在上面飞扬的身姿,听见冰刀撞击冰面发出的清脆声响,感受到身体腾空而起时风拂过肌肤的悸动。


他抱住头,蹲了下来,感觉脸颊滚烫。


是的,他还爱着滑冰,他必须承认这点。这种典雅而又富于激情的艺术在他体内燃起的火焰还远未熄灭。从他第一次站上冰面,到他第一次见到Victor的表演,再到他得以进入大奖赛的决赛……正是这种火焰支持着他在冰面上不止息地旋转和跳跃。


也许他真的不应该完全放弃自己,他想。那个老人的话给了他新的希望。他说自己以后仍能有所成就,而他看上去并不像是在说谎。


可他又是怎样重新开始的呢?


勇利握紧了拳头,决心等到明天早上再去温泉里问问老人自己以后的境况。这种不确定性简直让人发疯。如果他有一样特别想知道的未来的命运,那么大概就是它了。


……


他没有来。


勇利在预定时间后等了十分钟,却仍然没有等到老人出现。他真的如同梦境一般,毫无预兆地出现,又不着痕迹地离开。


然后他就看到了大石头上被一颗石子压着的信。上面套着一层塑料膜,防止他被水汽弄湿。勇利下意识地拿着它回到房间拆开,一种奇妙的默契让他认识到这正是来自未来的恋人留给他的。


“亲爱的勇利:


很抱歉不能再和你继续面对面的交谈,因为在你阅读这封信的当下,我已经到另一个世界去寻找未来的你了。我以前总认为死亡是件可怖的事,但正如你所说,当你已经度过了漫长的幸福人生,并且知道有人会和你永远在一起时,死亡反而成为了值得向往的事。


在未来社会,科学昌明,人们研究出了能够到达过去时空的机器,让我们得以见到那时的人。我决定利用这项技术回到过去安慰和鼓励大奖赛彻底失利后、和我相逢前意志消沉的你。比起百无聊赖地躺在医院里听某个俄罗斯坏小子(你应当也认识他)对我冷嘲热讽,我宁愿和你在一起。那时的你是多么年轻,而那时的我也同样年轻。真令人怀念啊!


我思考了很多地点,比如冰之城堡,或是海滩上,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温泉。你姐姐的后人仍然在经营它,而我知道你会在每天固定的时间泡温泉,所以它是个最合适不过的地点了。我不希望有别的人知道这件事,这就像是……我们俩之间的小秘密,很浪漫,对不对?不过我第一次出现时你一定吓得不轻,这是我唯一感到抱歉的事。


勇利是个非常温柔、不断带给我惊喜的人。我还是要说,和你在一起的每时每秒都值得珍惜。这并不是说它们全都是美好的。事实上我们起过很多次争执。但我从未后悔过自己的决定。你带给我的那些鲜活与爱——无论是在花样滑冰上还是在生活中——超乎任何人的预期。所以,亲爱的,永远要对自己充满信心。未来的你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更是一个不输给Victor Nikiforov的好运动员。无论你现在正经历着怎样的痛苦和低落,要记住转机终会来到,无论是以什么样的形式。


深深地感谢你赋予我的一切,勇利,哪怕我可能并不应得它们。能够遇到你真是太好太好了。


V.N.”


勇利在桌前坐了很久,感到胸口怅然得发胀。他鼻子有点发酸,但却笑出了声。


……


当棕色的大狗扑到自己身上时,勇利人生第二次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是帅气的外国客人带来的唷!”他的母亲这样告诉他。


勇利第一时间冲向了温泉。他感到自己呼吸频率在加速,心跳如擂鼓。种种情形——来自未来的老人那亲切的蓝眼睛、调侃的笑、眼中的泪水、龙飞凤舞的字体和他留下的信末尾的缩写——一瞬间占据了他的全部脑海,让他几乎马上昏倒却又一片清明。


当他用手草草擦去眼镜上的雾气时,泪水却又马上模糊了视线。


他前半生仰望的那个人坐在温泉中,皮肤蒸腾得红彤彤的。看见他来,他像个国王似的站了起来,向他伸出了手臂,用一种戏剧性的强调宣布:


“勇利~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了!”


他总让我吃惊。


 


The End



评论

热度(1167)

  1. 余月玖昭安妮的饺子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