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rlyc

【维勇】蔬菜沙拉与西班牙海鲜饭

一个瓶子:

蔬菜沙拉与西班牙海鲜饭。


 


#GPF之后表演滑的准备阶段。时间线有硬伤所以请务必忽略吧。


#没有宵夜,也没有paella。


#灵感来源于麻麻这个男子双人冰舞连托举都有啊?别跟我讲科学我不听(。)


#维克多被他闷闷不乐的表情逗笑了,只觉得他鼓着腮帮子叼着生菜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个可爱的小猪。


 


 


 


营养健康,这可以说是蔬菜沙拉的代名词。基本上由三种以上的蔬菜任意组合而成,以大片的沙拉菜打底,点缀个人喜好的其他配料。


 


经典的凯撒沙拉构成十分简单,罗马生菜或者长叶莴苣作为主料,一把烤的酥脆的的面包丁是这道沙拉的灵魂所在,按照喜好可以添加鸡胸肉,吞拿鱼,橄榄等其他配料。酱汁则比较讲究,蛋黄加雪莉酒醋和橄榄油打发成蛋黄酱,两尾腌制的罐头凤尾鱼和4粒大蒜切碎后加入。一大勺柠檬汁和三分之一勺黄芥末,再来一撮食盐调味。最后撒上帕玛森芝士碎和现磨的黑胡椒便可以上桌。


 


变着花样,一个月都吃不重复的各种蔬菜沙拉简单又美味,是无数需求控制体型的人群的上选。


 


 


 


今天也绿意盎然的餐桌上,胜生勇利,随处可见的日本花样滑冰强化选手又一次为自己的易胖体质发起了愁。


 


 


虽然就现在来说,他现在的体型看起来完全跟他苦恼的易胖搭不上一点关系。经历了大奖赛前严格的饮食管理以及加大的练习量,或许现在正是他脱离成长期之后最清减的状态也说不定。与去年没有撑住心理压力暴饮暴食后同期相比,他觉得自己简直瘦了十块猪排那么一大圈。


 


严格来讲,在众多欧美选手的对比下,这位来自日本的青年已经算“瘦小”的那一类了。


 


173厘米的身高不算很高,但胜在整体比例修长。刻苦锻炼出的紧实腰腹线条优美而不失力量感,属于亚洲人的小骨架和不明显的肌肉令他整个身体线条看上去优美流畅。看他的蹲踞旋转和燕式滑行就是种享受,这是冰迷三姐妹的一致评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现在身材好到能换来十个口哨的胜生勇利,现在仍在操心自己的体重问题。


 


 


而这全都是维克多的错,眼看着到了午餐的时间点,勇利有些愤恨地想着。


 


 


 


花样滑冰是一个力与美完美结合的体育项目,运动员不仅需要具有高超的运动技巧,同时对于音乐的演绎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对于曲子内容的表现勇利向来做的很好。他这次赛后表演滑准备的曲目是上个赛季维克多的自由滑的节目≪不要离开,伴我身边≫,这首他无数次练习过意大利咏叹调是他最喜欢的维克多的编舞之一。


 


某种意义上是他与维克多结缘的曲子也说不定。


 


勇利可以把这个节目表演的非常迷人——甚至比他教练的原版更令人心动,毕竟就如同美奈子说过的,这样竭力伸出双臂挽留着爱人的情感,与其由一个足够迷倒全世界帅哥来表现,倒真不如由他这种更清纯的小男生来演绎更能打动人。


 


到这里一切都很美好,直到维克多提议用二重唱版的这首曲目,由二人共同表演一曲冰舞。


 


甚至到这里为止一切还是没有问题的,这是个令人无法拒绝的提议,勇利几乎是立刻拍案同意,舞蹈修养都很高的两人共舞一曲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直到这套编舞里被编排了托举这样的技术动作。


 


 


 


跟那只猪双人滑就算了你还想搞托举?你俩是不是都不要命了?这是尤里·普利塞提知道这件事后的第一个反应。


 


 


 


并不能怪他反应过度。


毕竟,这种常见于双人滑冰或者冰舞中的技术动作还是有许多硬性要求的。技术性要素先不提,其他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被托举者起码足够轻盈——你至少要能举起你的舞伴对吧?


 


或许对于维克多·战斗民族·尼基福罗夫来说,抛起他可爱的男伴并不是件难事。


决定双人节目的当天,捏着下巴思考没几秒钟的维克托就不由分说地尝试性地抱起了他面前毫无防备的男伴,一边跳一边转着圈。


虽然这个俄罗斯男人展现了他很能行的实力,然而可怜的勇利还是被进一步限制了饮食来控制体重。毕竟胜生·一点都不胖·勇利好歹也是个健壮的1米73的二十三岁成年男子运动员,就算自己的男伴平地抱起自己的动作那么轻松娴熟,但是想想看,表演是在冰面!


 


 


 


于是原本是无比期待的午餐时间,在吃了一个多星期各种花样的沙拉之后,而且还是减油减盐版本,勇利看着自己面前的一片绿色的蔬菜和白煮的鸡胸肉,从来没有这么怀念自家足足有900千卡的名产大碗猪排饭。


 


更不用提,他的男伴正坐在桌子对面笑盈盈地看着他,一脸享用美味午餐的欠扁的表情。


 


这令勇利想起尤里也跑来日本向维克多讨债的那段日子,自己盘子里的豆腐海带,他们碗里多汁的猪排,不怪他那阵子都突发奇想,以诱人的猪排饭作为第一个灵感完成了他这赛季短节目的第一个阶段。


他趴在桌上,盯着维克多面前碟子里的西班牙海鲜饭,有种能来一段不输给猪排饭版eros的接续步的错觉。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那碟子里的虾扇贝和鱿鱼正在番红花染色的米饭上跳舞,勇利面无表情插了一叉子生菜塞进嘴里,看啊有只鱿鱼脚竟然做了一个贝尔曼。


 


 


维克多被他闷闷不乐的表情逗笑了,只觉得他鼓着腮帮子叼着生菜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个可爱的小猪。


不过说实话,有点心疼呢。


 


 


维克多想了想,戳了一只大虾送到了他嘴边。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维克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趴在床上看手机的勇利。


 


勇利比自己开始熟悉他的时候瘦了很多,俄罗斯分站之后他在自己可以负荷的程度内进一步加大了训练量。温泉on ICE的比赛期间,刚刚开始恢复体型的勇利抱起来还是软软的,而现在,仿佛是被削尖的铅笔重新描过一般,突出了颚线,连眉眼都变得锐利。


 


宽松的T恤挂在身上也遮不住好看的线条,几个翻身来回就蹭出了后腰。


 


维克多突然开始怀念以前勇利腰间的软肉,这样想着,忍不住坐到床边,伸手抚上他身后裸露的那块皮肤轻轻摩挲。


 


 


刚从浴室出来,连指尖都被蒸汽熏的发红。温热的手贴上自己后腰的时候勇利下意识地并不想躲,反而有些贪恋着维克多手上的温度。


然后,那只因为他的默许而动作更加逾越的手在他后腰划着圈,他可以闻到那人身上香波的味道,同自己身上的一样。有些甜腻的香气悄悄融进周边开始有些变热的空气,勇利像只被顺毛猫一样皱了皱眉鼻子,同安心感一起涌出的是控制不住的倦意。


 


这段时间真的很累了。


 


他或许下意识地一直在心里记着时间,有一只沙漏在他心里提示着他拥有身边这个人还剩下的时间。说不焦虑是假话,说自己想开了又能骗住自己多久?以为自己够洒脱,始终是发现自己还是舍不得。


他用尽所有的毅力把这个他憧憬多于生命一半的人推到他应该回去的地方,本来以为终于可以停下脚步,笑着看着维克多以他最喜欢的那个样子重新回到赛场,他却伸出了手,认真地让他选择要不要一起来。


 


在他心里沙漏中最后一粒沙子落下的时候,一切重新开始。


一个令他可以牵着维克多的手,两人一起在冰面上画出那些精巧的图形的开始。


 


后腰贴着维克多的手侧过了身,身体蜷成一个舒服的弧度之后意识就像一缕蒸汽一样轻轻飘走了。


 


 


维克多本来惊喜于勇利难得的乖顺,作怪的手刚探进他衣服的下摆,他恋人平稳的呼吸就告诉他,今天到此为止了。


 


不仅是个自说自话的坏孩子,连睡着都这么自顾自的。


 


不愧是一个永远给他带来惊喜的胜生勇利,维克多有点无奈地想到。不过无所谓,反正已经没有什么时间的警戒线,他们还剩下大把时光。


 


 


小心着不弄醒他的sleeping beauty,维克多把勇利抱到他那边的床上后干脆就搂着他裹上了被子。反正这边旅馆的床很大不是吗。


 


一个吻落到他额前的黑发上,银发的王子学着仙女教母为睡美人许了愿。


 


 


 


 


 


祝你好梦。


 


 


 


 


 


 


那确实是一个好梦。


清晨,鲜嫩的虾子和扇贝还蹦跶在关于梦的记忆里,胜生勇利愣愣地盯着自己面前有着齿印雪白胸膛。



评论

热度(861)